水村山郭酒旗风

水村山郭酒旗风
清代徐珂所著《清稗类钞》中记载:“帘,酒家旗也,以布为之,悬示甚高……又有高悬纸标,形正圆而长,四周剪彩纸,黏之如缀旒者。”高挑的酒旗和酒家所在的环境,形成了一种共同的人文景观,成为历代文人墨客诗酒文化的一面旗号。  一般酒旗上会署上店家字号,或悬于店肆之上,或挂在房顶房前,或爽性另立一根望杆,扯上酒旗,让其随风飘展。有的店家还在酒旗上注有经营方式或售卖数量等内容,以便让客人一望而知。如清代小说《歧路灯》中,开封祥符三月三吹台会上,就有一面“飞在半响里”的酒帘儿,写着“现沽不赊”。酒旗的效果基本上相当于现在的招牌、灯箱或霓虹灯之类。  除了酒旗这个称号,在古代史书和文献中,不同的时代对酒幌的称谓也有所不同,较常见的有“望子”“招旗”“引招”“换招”“拦路旗”等。宋代孟元老的《东京梦华录》中有:“至午未间,家家无酒,拽下望子。”这儿的酒幌就被称为“望子”。元末明初的《水浒传》中也有:“当日中午时分,走得肚中饥渴,望见前面有一个酒店,挑着一面招旗在门前,上头写着五个字道:‘三碗不过冈’。”这儿的酒幌又成了“招旗”。同是《水浒传》中还有:“远远地杏花深处,市梢止境,一家挑出个草帚儿来。智深走到那里看时,却是个傍村小酒店。”“那婆子取了招儿,拾掇了门户,从后门走过来。”这儿的草帚、招儿,实际上也是酒旗。  酒旗是古代幌子广告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。但跟着社会的开展,陈旧的酒旗已被当今的光电音响设备所替代,杜牧笔下“水村山郭酒旗风”的景致,咱们或许只能从电视剧中领会了。  从史书文献上看,幌子开始使用于酒家,跟着时刻的推移、社会的开展,其方式也跟着店肆的性质而有所差异。酒幌广告在中国古代尽管数量很多,但其他产品的幌子广告也不行忽视,如饭店、药铺、杂货店、烟袋铺等,各种方式的幌子奇光异彩。  饭店的幌子不仅能向人们展现饭店的品种,还能够差异饭店的等级和民族。旧时的饭店在门外都悬挂罗圈,但有些当地的小饭店门口,只挂一个柳条或笊篱作为幌子。  (《北京晚报》)